泯天瞳——第四章:炼狱池妖人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男生日志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章 > 空间日志 > 男生日志>泯天瞳——第四章:炼狱池妖人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时间:2014-06-29 10:54阅读: 188次评论: 0条

第四章:炼狱池妖人

尤小轩在安详的躺在地上睡着,月光把他的脸上的表情照射的如此甜美,熟睡的他可不知道,这时不远处的树梢上有一个穿着一身白色狼皮,披着灰黄色披风的老人正默默地注视着他,老人有些瘦小,拄着一根像是木头做的拐杖,一双眼紧炯炯有神。漆黑的森林里,他双眼睛就如刚才来的狼一样狡猾和敏锐。“不会错,不会错,从刚才那传出来的无尽煞气和那个狼的头模样来看,这两颗宝珠一定是那在古书上记载的,那传说中“泯天”的遗物了。哈哈哈,只要得到这东西,我在整个炼狱池里,虽不敢说一人之下,但绝对是在万人之上,从此就不用在这深山老林中当一群狼崽儿的头儿了。到那时候,号令的可是炼狱池的群雄了……”正在幻想中的他,忽然发现在尤小轩手中的石球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生气然后滚落在地,刚才还在石球中飞旋的那一缕缕青蓝色轻烟早已荡然无存,已经全部飞入了尤小轩的七窍之中,尤小轩眼睛中泛出的蓝光也减弱了许多,没过多久,周围又陷入了一片黑暗和寂静。“莫非这泯天之力被那孩子吸收了,这还了得!看来只有吃了那孩子,吸干他的精血了。我日日夜夜在这丛林中都已野兽、野果为食,好久没吃人肉了,还是一个孩子的肉啊,想起就流口水。”说罢这个白衣老人从树上无声无息的窜了下去,站在尤小轩旁边,建起空洞洞的石球很是好奇的看来看去,口中还不经念到:“果然是神物,坚硬无比,我的《贪狼决》功法想运功进入珠内,竟然无法穿透一丝一毫,而且它还欲要反噬我的内力。算了,这等神物又岂是我这等人所能看透的,先揣着再说,等吃了那孩子后再慢慢研究。我看看从什么地方下口了…”白衣老人俯下身去,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那么大的煞气扑来,不过我喜欢。嗯嗯嗯~~从这要第一口不错……”

白衣老人裂开那让人作呕的嘴巴就要咬下去,忽然这时的天空中一柱碧光急速而至,剑鸣赫赫声响,这绿色光柱如一头刚从水中腾出的蛟龙,带着阵阵龙吟震颤大山之中,让人听了这龙吟禁不住开始战栗。白衣老人皱着眉头向天上望了望,只见天空中是一把七尺青绿色的剑,剑带着灵气,似乎不是用凡物打造。剑身上有一位老者,穿着粗袍草鞋,腰间挂着一块用檀香木做的小牌,爬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和焦急。白衣老人起身站在尤小轩旁边使劲的握住拳头长叹一声:“地灭门的人,看来事情有些麻烦了。”说罢用拐杖在黄土地上画了个圈,口中默念着些咒语后举起拐杖往地上就是一震,看似平凡且脆弱的拐杖忽然白光大盛,白衣老人“哼”了一声就毫不犹豫的向着空中的碧光飞去。一声巨响随后而至,势要把那沉睡着的大山唤醒,林中野兽受到了巨大惊吓,四处逃窜,飞鸟也从睡梦中被惊醒,不顾一切的飞入它们认为安全的灰暗天空之中。

两光相撞后又立即分开了,两位老者分别落在了尤小轩的两边,两人似乎认识。黑衣老者关切的看了一眼静静躺在地下的尤小轩,眼中尽是焦急,随后双眼就凝视着白衣老者,破口大骂道:“秦狼皇你这个老东西,你把我的孙儿怎么样了,他如果有事,你今天就带着你的狼崽儿给我孙儿陪葬!”尤小轩的爷爷又看那尤小轩还平缓的出着气,看似像被什么毒药迷晕了的一样,不禁松了口气,但那尤小轩眼中冒出的青光依然让他大惑不解。白衣老者脸上满是无奈,“尤羽弓,听我说,这……跟我……”白衣老者正想说些什么,忽然见那柄碧色长剑飞入空中,旁边的剑气化为一个偌大的绿色龙头,飘着长长的胡须,长着巨大的嘴巴欲要吞噬掉他。“剑名‘龙鳞’,用神兽‘北海苍龙’的鳞片制成。”尤小轩的爷爷——尤羽弓抬头说道,“尤羽弓,你爷爷我这‘狼魂杖’也不是吃素的。”说罢白衣老人大喝一声,举杖化为一个白色狼头冲上夜空,两把武器相撞后又是一声巨响,震得林中的树叶纷纷落下,两把武器随后飞入各自主人手里,“没想七十年不见功力大涨啊。七十年前,我们灭你那,嗯……那叫什么的炼狱池分堂的时候,你那点功力还没轮到我动手。可是刚才我来是的那煞气未免也大的夸张了些吧,让我都有几分畏惧了,但现在看来……”尤羽弓收回了剑后缓缓说道。白衣老者又欲要想解释什么,当他看见那该死的尤羽弓已经手持龙鳞急速向他飞来,于是就直接举杖相接,一声声清脆的碰撞声随即想起,绿白两束光时而相接,时而在空中僵持着,两束光各不相让。忽然碧光带着龙吟声而大盛,把白袍老者震得反弹回地上。尤羽弓在空中叫道:“魔教妖人,拿命来!”随后快速俯冲而下。白袍老者被击落了,但一落地就立即飞开,然后抓起身上穿的白色狼皮随手一挥,地上的泥土就如面粉一样被轻而易举地卷起来,使尤羽弓无法透过灰尘看清前方。忽然尤羽弓只听身后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爷爷,右边!”尤羽弓转过头定睛一看,立即把手中的龙鳞剑横在面前加以抵挡,人也随着这力量向后飞窜,身子撞在了一棵树上,树干也被撞得成了两截,不知何时醒来的尤小轩正要爬起来看看爷爷是否受伤,但瞬间就被眼前的情景愣住了。他的眼睛竟然能在黑暗之中看得如此的清楚,就连尤羽弓都无法察觉那在尘土里急速奔走的白袍老者也隐隐约约可以看见。

尤羽弓抹了抹脸上的灰,用龙鳞剑插着地支撑着身体。尤羽弓还没缓过神来,那白袍老者又如鬼魅般在他上方出现,尤羽弓立刻跳开闪躲,然后双手结印,口中喝道:“缠!”白袍老者的脚地底下忽然冒出来一条条蛇一般粗的藤蔓,把白袍老者缠的死死地,尤羽弓见他躲闪不得,手中龙鳞更是碧光再次闪起,就持剑上去想一剑解决掉这老东西。白袍老者见势不对,就对天嚎叫一声,声音如狼嚎那般凄凉而忧伤,尤羽弓也不管他怎么样依然带着万钧之势飞向白袍老者,尤小轩突然又急切地大声叫道:“爷爷,不能过……”去字还没说出口,丛林中就飞窜出一群灰色巨狼来,狼群看似都不要命的朝着尤羽弓扑来。正急速飞向白袍老者的尤羽弓怎么会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于是就牙关紧咬,与最前面的一只巨狼死死地撞上了上,但飞的方向微微偏离点,但然后又刻不容缓的向白袍老人飞去,手中的龙鳞剑带着凌人的剑气,势要至那妖人于死地。[!--empirenews.page--]

又是几只狼扑了过来,尤羽弓的大腿被其中一只饿狼生生的撕下了一块肉,血染红了他那灰色的裤子,又是一只狼不顾一切的用头想把他撞开,尤羽弓伸手为掌,一下劈死了那只忘命的狼。两股力量相撞,尤羽弓从空中坠下,坠下途中用了最后一份气力把手中的龙鳞剑像白袍老者飞出,白袍老者哪想尤羽弓还有这力气,动弹不得的他被那把带着微弱的龙鳞剑刺中了颈部,被龙鳞剑钉在了身后的大树干上,顿时在颈部伤口上,血汹涌如泉水般喷在了身后的树干上,形成一朵血花,随后白袍老者随后抽搐了两下,就一动不动了,又一个妖孽死在了龙鳞剑下。

尤羽弓被撞出了老远的距离,又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现在他身上剧痛不已,五脏六腑都被刚才那有力的撞击感到就要破裂,尤羽弓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捂着胸口喉咙一甜,喷了一地的鲜血。尤小轩也在看到爷爷被撞飞后就立刻赶了过去,可狼群早他一步也飞扑了过去,狼群在尤羽弓前几米处停了一下,两眼凝视着尤羽弓,像是凝视着杀父仇人一样,一只只咧着大嘴喘着气,露出锋利的尖牙,用前掌用力的刨着泥土,欲要杀了尤羽弓以后快。

就在这时,狼群忽然又似受到了几个时辰前所才经受过的巨大惊吓,没有任何犹豫拔腿就跑,尤羽弓在恐惧中反应过来他似乎得救了,在好奇的同时又不禁的感叹道:“好大的煞气!让我都感到压抑的几乎无法说话。”狼群尽散,在清晨的一缕阳光的照射下只留下飞舞的灰尘在空气中,灰尘中隐隐有一个弱小的身影像是那秋天里的落叶,被寒风一吹就要飘落。尤羽弓立刻用手和那只没有伤的腿同时一发力,跳到那人影的旁边,扶着那就要倒下的人,惊讶的抬头向四处仔细的看了又看,随后低头道:“小轩,小轩,你可别吓我……”

上一篇:我愿意下一篇:返回列表

深度阅读